搭上“谷爱凌”,“柳夜熙们”站上风口?
燃次元 2022-02-23 17:09:26 关注

作者:张琳  曹杨

从“永不塌房”的艺人到频频亮相北京冬奥会,作为元宇宙细分赛道之一的虚拟数字人又火了一把。

2月7日,即谷爱凌摘得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大跳台金牌的前一天,她的数字分身Meet GU惊喜现身咪咕演播室,而Meet GU也是中国移动咪咕视频推出的首个体育数字达人。

图/Meet GU海报

来源/中国移动官方公众号

除了Meet GU,在本届冬奥会上,包括百度、腾讯等在内的互联网大厂的虚拟数字人也纷纷亮相。如百度智能云AI手语主播、腾讯3D手语数智人“聆语”,以及AI气象服务虚拟人“冯小殊”均正式上岗。由智谱AI、凌云光和北京广播电视台联合打造的“冬奥手语播报数字人”也于2月5日在北京卫视正式上岗。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不断突破,虚拟数字人的形象、表情、表达力和理解力在逐步比拟真人。虚拟数字人能建立新的数字形象IP,甚至有可能成为未来数字世界的一种重要业务形态。

实际上,数字人的概念很早就已经出现,如果从与真人相似的程度来区分,最早的是二次元形象,之后便是各类虚拟人物形象,如今最火的则是虚拟数字人。在“万物皆可元宇宙”的当下,它也拥有了一个新的概念,“Metahuman”。

2021年10月31日,虚拟人物柳夜熙在短视频平台抖音上发布了自己的第一条作品正式宣布出道。公开资料显示,仅凭这一条短视频,柳夜熙便一夜涨粉百万。截至燃财经发稿,柳夜熙在抖音用8条短视频收获了超860万粉丝。

在刚刚过去不久的2022年江苏卫视跨年晚会上,当虚拟人“邓丽君”与周深“同台合唱”时,网友们欢呼泪目的同时,其背后的技术和特效也再次惊叹了网友。

虚拟数字人的魅力同样深深吸引了互联网巨头。如,字节跳动入局虚拟偶像产业,网易已经连续投了6家虚拟人相关公司,索尼计划推出五十多名虚拟偶像。除此之外,各大品牌也看到了虚拟IP新的可能,纷纷推出虚拟代言人。

一时间,虚拟达人、虚拟主播、虚拟KOL、虚拟主持人、虚拟客服……在社交平台上,各种虚拟形象随处可见。

资本同样对虚拟数字人兴趣浓厚。天眼查数据显示,2021年全年,虚拟数字人相关投资有16笔,融资金额从数百万元人民币到数千万美元不等,其中不乏红杉资本、GGV纪源资本、峰瑞资本、创世伙伴资本、万象文化、网易资本、顺为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

在《2021年元宇宙报告》中,易凯资本提到Metahuman与游戏、VR/AR、社交、区块链一起,成为公司布局元宇宙值得重点关注的细分赛道之一。

易凯资本副总裁马钢毅对燃财经表示,元宇宙目前还处于概念落地阶段,但未来在人们认知的元宇宙理想形态中,每个人都将拥有属于自己的数字人身份,因此外界会将虚拟数字人看做是现实和虚拟交互的身份入口。

马钢毅补充道,元宇宙将实现将更多的线下场景迁移到线上,追求更多的同时在线用户数及更长的用户使用时长,因此,海量的内容供给以满足用户的消耗是发展的必然,而海量的内容中,受人们喜欢的IP会成为新的流量集**。

不过,虚拟偶像的打造,同样需要优质的内容支撑,这背后,需要巨额的资金投入。投资经理王梦对燃财经表示,一位虚拟偶像的打造,背后需要一个强大的团队支撑,既需要技术,也需要内容和运营,“且目前来看,除部分优质虚拟偶像外,大部分已经面市的虚拟偶像都没有激起市场太多的反响。”

“即使目前看上去很热闹,但这同样将是一个良币驱逐劣币的市场。”王梦强调。

虚拟偶像火了

1月30日,柳夜熙更新了出道以来的第8个作品,截至燃财经发稿,该作品点赞量近200万,评论近5万。

被调侃为“月更”的短视频“卷王”柳夜熙,在2021年10月31日带着“虚拟偶像”、“元宇宙”、“美妆”等标签从抖音出道,上线3天涨粉230万,并正式成为新晋虚拟美妆达人。

在柳夜熙作品评论区,有网友留言称,“柳夜熙的出现简直是降维打击,内容行业已内卷至此了吗?”更有大V美妆留言称,“你干美妆博主吧我不干了。”抖音音乐人“JF”亦留言称,“以后你拍短视频吧,我不拍了。”而柳夜熙更被业内称为2021年的“现象级”虚拟人。

截至燃财经发稿,柳夜熙仅发布了8条作品,最高点赞量360万,妥妥的出道即巅峰。

不只是柳夜熙,同样在社交平台出道的还有柳夜熙的前辈AYAYI。2021年5月20日,AYAYI在小红书正式出道,之后凭借着超高的颜值迅速在社交平台刷屏。

2021年6月,AYAYI在自己的账号发布了与陈伟霆的合照、7月受邀参加了LV“2021秋冬男装限时空间”活动、9月参与了北京环球影城线下活动并入职阿里,成为天猫超品日的数字主理人,更是在12月出现在了保时捷中国的微信朋友圈信息流广告中。

图/AYAYI

来源/小红书 燃财经截图

柳夜熙和AYAYI之外,据燃财经不完全统计,仅仅2020年和2021年走红的虚拟数字人网红还有“科技国风感”十足的华采少年虚拟人物“翎LING”、虚拟偶像团体A-Soul、虚拟脱口秀演员梅涩甜、虚拟记者小诤,以及虚拟主持人小漾、万科集团年度优秀新人奖“崔筱盼”、《每日经济新闻》的虚拟N小白和N小黑等。

值得一提的是,崔筱盼在2021年2月“入职”万科集团财务部后,负责催办的核销率达到了91.44%。

截至发稿,上述虚拟数字人在其首发平台少则拥有几十万粉丝,多则拥有数百万。燃财经统计,柳夜熙目前已入驻抖音、小红书、B站和微博等社交平台,其中,抖音粉丝863.5w,获赞2417.9w;翎Ling已入驻微博、抖音、小红书等平台,均有发布作品,其中微博粉丝量62.3w,点赞22.5w;嘉然作为A-Soul团队人气最高成员,抖音粉丝213.5万,B站粉丝160.1万。

此前,清华大学的首位虚拟学生华智冰,凭借出镜唱歌的视频红遍网络,虽然随后引起网友质疑,被认为是B站UP主鱼子酱酱换脸视频,但依然收获了大量关注。华智冰之所以能够“入学”清华,不单单是因为其专业技能,也是因为华智冰会与清华的师生产生交互,并与其建立更好的师生同学关系。

热闹的“虚拟人”市场

事实上,虚拟偶像并非新概念,此前提到虚拟偶像,大多数人的记忆还停留在日本的初代女王初音未来,近两年火热的虚拟主播A.I.Channel绊爱,这两种形象主打的都是全息投影,形象更加二次元。

互联网产业分析师张书乐指出,与初音未来、洛天依等虚拟偶像不同的是,现在的虚拟偶像出现了往更加真实的“数字虚拟人”方向发展的趋势。如虚拟时尚主播A LING,让很多人误以为是真人,几乎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7-2023年,中国虚拟偶像核心产业市场规模不断扩大,2020年核心产业市场规模已达34.6亿元,预测2023年将达205.5亿元,带动周边市场规模3334.7亿元。另一组来自头豹研究院的数据显示,当前虚拟数字人市场规模已超过2000亿元,预计这个数字到2030年将达到2703亿元。

千亿的市场规模,自然也吸引了众多玩家的入局。他们或推出自己的虚拟数字人形象,或通过收购的方式拥有虚拟偶像,也有的大厂在不断打造虚拟人工具。

早在2018年,B站就已经开始布局虚拟主播领域。B站之外,2021年6月,腾讯互娱旗下NEXT Studios和新华社联合打造数字记者小诤;9月,芒果TV推出虚拟主持人YAOYAO;10月湖南卫视发布虚拟主持人小漾。

除此之外,智联招聘推出虚拟形象“小智”、阿里巴巴扶植虚拟主播助力内容电商,字节跳动通过入股的方式拥有了虚拟偶像团体A-SOUL、千万元级别投资了AI虚拟人李未可。科大讯飞推出了虚拟人交互平台、网易发布虚拟人软件开发工具包“有灵”、百度推出智能语音搜索助理龚俊数字人。

2022年1月11日,美的旗下品牌华凌宣布,两位虚拟偶像凌魂少女·凉然、凌魂少女·暖沁入职成为其数字化新员工。

天眼查数据显示,2021年以来,网易已经连续投了6家虚拟人相关公司,包括虚拟形象技术公司Genies、“元宇宙”社交平台Imvu、打造虚拟交互式演唱会的美国直播公司Maestro、“微软小冰”母公司红棉小冰、虚拟偶像IP内容开发运营的次世文化。

2021年12月20日,小冰公司公布了数字孪生虚拟人技术,并联合《每日经济新闻》推出的N小黑、N小白。在上线70天间,无人识别它们并非真人。

资本对虚拟数字人的关注也逐年增长。天眼查数据显示,2021年全年,虚拟数字人相关投资有16笔,集中在虚拟数字人、虚拟偶像以及泛娱乐领域相关技术等公司;2020年全年相关投资共10笔,2019年全年相关投资共6笔。


易凯资本创始人王冉指出,对于全球内容创作者来说,现在是一个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时刻。如果在现实世界中可以做出一个超级吸引人的故事,就应该将这个故事中的人物、道具、场景“NFT化”,而那些被“NFT化”了的人物、道具、场景很可能又会孵化和衍生出很多IP开发者完全预想不到的内容、游戏、应用和价值。

马钢毅对燃财经表示,无论互联网的形态如何变化升级,不变的依旧是对优质内容和好IP的追求,有影响力的虚拟人物IP在现阶段可以发挥形象代言、虚拟主播等商业价值,在未来的元宇宙阶段,可能会通过虚拟人物串联起新的更大的内容世界,也会担负其线上化迁移用户的职能,因此成为内容公司叩响元宇宙的敲门砖。

王冉强调,未来所有现实世界的IP拥有者都不能、也不应忽视这些IP在元宇宙中的商业潜力;所有重要的IP都必须是“跨宇宙”的。

张书乐表示,布局虚拟数字人,事实上是将人工智能人格化,考验的是布局者的实力和勇气。“一来可以更容易让大众理解自己的技术;二来人格化的虚拟数字人也可以成为一个品牌形象展示,类似品牌代言人以及此前出现的虚拟偶像,只不过虚拟数字人的人设会随着技术迭代而不断丰满,其可能展示的技术实力也比单纯的营销路数更强。”

如张书乐所说,公开资料显示,已经推出虚拟代言人的品牌包括但不限于花西子推出同名虚拟代言人“花西子”;麦当劳推出“开心姐姐”;欧莱雅打造“欧爷”、“莱姐”作为品牌的虚拟代言人。奈雪的茶更是在6周年生日活动中官宣了虚拟代言人,推出线上NFT数字艺术品,并声称要进军元宇宙。

打造虚拟偶像绝非易事

接连出圈的虚拟偶像,在备受追捧的同时,也出现了质疑声。究竟是“风口”已至,还是一时风光?

首先,虚拟偶像的研发和运营的高成本,就足以劝退一大部分品牌和企业。马钢毅表示,一些品牌推出的虚拟形象并不能称为真正意义上的IP,两者最大的区别在于是否有持续运营,想要打造一个成功的虚拟偶像,需要不断地输出内容,与用户建立黏性,这也就意味着成本需要持续增加。

诚如马钢毅所言,虚拟偶像打造背后的成本极高。柳夜熙背后团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推出“柳夜熙”之前的半年多时间,研发成本、人员成本、技术成本等投入远超百万,而服务于柳夜熙背后的大中台团队有150余人。

同时,伴随着高成本同时出现的,还有变现难的问题。即便是顶流洛天依,也是花了6年时间才实现盈利。根据B站董事长陈睿公开的数据,2019年B站有超过32000名虚拟主播开播,但成功出圈能够真正变现的却屈指可数。新京报报道有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8月18日,B站相对有关注度的3472个虚拟主播中1827人当月营收0元。

张书乐对燃财经表示,虚拟偶像如何破圈,从小众领域拓展到大众视野之中,是其目前最大的难题。“国外的初音未来、中国的洛天依尽管都有一定成绩,但距离形成产业还有相当大的差距。人设上,目前大部分虚拟IP的个性也较为单薄,大多就是吃货、萌蠢、歌姬等标签,缺乏立体性和多元化;技术上,包括3D投影技术、声源库的完善都需要从业者合力推动;至于文创周边、影视等各种商业变现的衍生链条,目前还处于从0到1的阶段。”

来源/集原美官方微博

那么,元宇宙是否会为虚拟偶像带来新机会?王冉表示,在现实世界中,内容公司要想做成平台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将自己做成迪士尼那样的规模,要么团结起来共同搭建平台。这两种情况目前看来在中国都不太可能发生。现阶段,这两个可能性之外还有第三个机会,那就是元宇宙。元宇宙始于内容,而不是平台。对内容公司来说,这是最好的消息。

王冉强调,对内容公司来说,成为元宇宙中平台公司的核心是IP的体量和品质。只有超级大IP才有机会支撑起元宇宙的重要星系并以此为基础构建起元宇宙。

“为了迎接元宇宙,内容公司需要做的事情包括:第一,项目选择需要有所倾斜。第二,需要将影视内容以及与之相关的游戏内容、VR内容、线下娱乐、NFT内容看作一个整体。第三,学会用新的工具进行影视创作,这样在与游戏衔接的时候会容易很多。第四,尝试在影视作品中引入数字人。第五,传统影视公司的人才结构需要调整。第六,加大影视内容配套游戏的研发投入。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内容公司的负责人必须愿意在头脑中清内存、获新知、从零开始学习新东西。”

易观分析互娱行业资深分析师廖旭华表示,暂时还没有看到有大型公司发挥行业领军作用,务实地探索元宇宙,所以并不适合普通内容创作者或者以业务发展为目的的中小型公司参与。“现阶段就像是2016年的VR/AR,泡沐在资本市场,只有等泡沫破灭之后,才适合业务团队进场。”

廖旭华认为,目前大多数品牌的行为可以理解为蹭元宇宙概念的一种营销手段。“虚拟形象是品牌IP塑造的其中一部分,但是一个IP最重要也是最困难的是要有内容的支撑,无论是文娱IP还是品牌IP,这个IP本身的故事基础和所表达的内涵才是最重要的,而要拥有动人的内容是非常困难的。”

廖旭华强调,不管是品牌还是互联网公司,都需要基于某种内涵,以虚拟形象为物料之一,辅以丰富且长期的运营、内容输出和消费者互动。

“现在大部分IP连现实的粉丝群体都没有,更别谈进军元宇宙了。”


燃次元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