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国产元宇宙都是假元宇宙”
零态LT 2021-12-31 09:39:50 关注

上个月,华语乐坛的优质偶像之一,DOTA2资深玩家林俊杰,在国外元宇宙产品分布式大陆(Decentraland)上买了三块虚拟地产,花了12.3万美元(也就是人民币接近80万)。

截至目前,国外比较成熟的元宇宙产品有两个。除了上文提到的分布式大陆,还有沙盒(sandbox)。甚至林俊杰的这一笔交易在分布式大陆这款产品上,也算不得什么大新闻,早在半年前,Decentraland上面就出现了一块地卖到91.3万刀的天价成交记录。而在5天前的12月24日,国际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普华永道香港也在sandbox上购入了虚拟土地。虽然并不能确定他们买入了多少,但从单价来看,最近sandbox上的每块land,价格已经突破了一万美元。

而北京楼市的均价,差不多就是这个水平。

相比之下,林俊杰十几万刀的交易规模,也就是洒了洒水。

即便“炒房兴邦”在现实中已经被国内主流舆论所抛弃,但在“元宇宙”这个号称去中心化的虚拟世界里,即便是虚拟地产,那也是地产。一旦跟地产挂了钩,那么就会产生诸多连锁效应,包括但不限于成为一系列数字资产的锚定物,不一而足。

而目前,国内在“元宇宙炒房”领域做得最出圈的,以及此前被官媒点过名的,是A股著名公关公司天下秀的“虹宇宙”系列产品。但这个点名并非全为负面,因为后续一段时间,各大媒体不乏“元宇宙里吃火锅”这类热门话题,虽然热门评论里第一条就是:

这跟十几年前的QQ秀聊天室和模拟人生,到底有什么区别?

在最新的投资者回复中,这家公司说,虹宇宙还是他们的试验产品,具有较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比如他们到现在为止,都还没开放公测,所有数据都还在内测阶段。他们甚至还用各种理由,封禁了一批内测账号。

其实他们怎么回复,已经不太重要了。如果用一两句话概括这个产品的热度,则是“虹宇宙”在尚未开放注册的前提下,就已经有十几万人预约;原价88元人民币的一套房产,第一次询价之后,变成了10万,再搜,变成了18万,甚至到这个程度之后,还有13人“想要”。

说来也巧,前段时间正好是圣诞节,老胡奖励自己了一款主机游戏,是日本游戏厂商任天堂的《动物森友会》。在这个游戏里,你可以种树,可以修房子,也可以跟其他联机玩家交易物品。如果说“虹宇宙”是中国版“元宇宙”,那么这个日本游戏,甚至比“虹宇宙”来得更为“资格”。

即便如这家公司官方所言,虹宇宙是个测试版的“游戏”,关于它的游戏性问题,老胡甚至专程去了趟深圳,拜访了某大厂著名的海龟游戏设计师。

在这个张口核心玩法,闭口基础关卡设计理论的老炮口中,他甚至都无法界定这是否是一款“游戏”——他甚至劝我多观望一下,说元宇宙世界里绝大多数是骗子,“这种资本游戏,我不是真懂。”

“不懂就少玩。”这是分别之前他告诉我的最后一句话。

不过,这在真正的区块链行业从业者眼中,“元宇宙”就算不是这个世界的未来,那也是他们行业里极为重要的一块拼图。在他们的口中,如果腾讯、FB旗下的风投投资了他们的区块链项目,他们的脑回路不是这个项目傍上大品牌,而是恭喜这个厂商

“又一次赶上了时代的前沿”。

当然我们也必须看到,入局区块链项目的不止腾讯,包括天猫、阿迪在内的一线大厂商的统统入局了海外的元宇宙项目,在业内从业者看来,这不是自己的项目被大厂“招安”,而是他们为这些大厂发放了通往新世界的船票。

他们敢这么说,显然也是有底气的。因为现在这些区块链项目,某种意义上来讲,已经不需要这些他们眼中的“old money”作为VC来注资了。老胡拿到的数据显示,仅仅在12月6日到12日的这一周内,不少区块链项目的融资额,多的超过了1亿美刀,少的也至少在数百万美刀左右。而投资这些区块链项目的

90%都是区块链行业的原生VC。

另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则是,这位朋友自己的微信头像,已经换上了他投资的一款NFT,据说价值超过2个以太坊,也就是一万多美刀,而跟我聊天的时候,这个头像刚刚经历了最新一轮的涨幅。在老胡诧异表示这个破头像能卖一千美刀的时候,他甚至会耐心地为我指出错误:

“哥们儿,你少说了一个0。”

在我问这个价值几万的NFT头像到底有什么用的时候,他除了告诉我这个头像的可追溯属性,以及“高净值用户标识”这个目前虚无缥缈的“落地姿势”,剩余的诸如“链游”等现在被炒得火热的概念,到目前为止几乎全都在测试阶段。更不用提国内那些“元宇宙”应用,其游戏性与实用性甚至不如十几年前的QQ秀聊天室,但这并不妨碍他告诉我,区块链行业根本不屑于跟传统行业辩经,因为

最终事实的发展会说明一切。

但有意思的是,即便在这种行业人士的眼中,国内的这些所谓链游还有“元宇宙游戏”,仍然都是不靠谱的。“很重要的界定准绳在于,这种数字资产的所有权。”这位朋友很明确地告诉我,如果这些数字资产,包括什么虚拟地块,NFT艺术品等等,所有权必须得在用户自己手中,还得像其他数字资产一样可以上链,可以追溯。这才算真正原教旨主义的“元宇宙”和“数字资产”。而就在昨天,作家蔡垒磊,在微博上说了几乎同样的话。

如果用这个标准来看,国内的”虹宇宙”游戏产品,在所有权都尚未界定明确的前提下,还能被炒出这样的天价,其合理性就更值得商榷了。

哪怕是国外能符合上述原教旨定义的“元宇宙产品”——分布式大陆,还有普华永道入局的沙盒,也并没有入这位朋友的法眼。他说,这些人真的只是在炒作。因为在他的逻辑里,“区块链+元宇宙”产生的“颠覆式”效应,也并非某个数字资产炒出天价这么简单。

但无论这位朋友怎么跟老胡解释这个NFT是颠覆,那个区块链产品是创新,归根结底,只是他的一家之言。而区块链行业,其“去中心化”的特点是整个行业最为重要的属性之一,但这也意味着这个行业没有大家都认可的“行规”,亦无能真正保证大多数人利益的官方机构存在。一个明显例证则是,在这个市场里,充当极为重要的本位币和准备金,固定一美元一枚的“稳定币”,都是非官方的私人项目,理论上也存在“跑路的可能”。

另外,插个题外话,已经被微博封杀的国产币圈大佬孙宇晨老师,他目前最火的区块链项目,就是一个公链稳定币,而且作为行业四大稳定币之一,12月27日的交易额yi j已经突破了170亿美元。

所以这个特点同时也导致,无论你秉持哪一派的什么观点,只要你的项目能盈利就可以。即便他们面对区块链行业外的成见可以无视,可以嗤之以鼻,但面对行业内部的不同项目和声音,他甚至会觉得“异端比异教更可恶”。换言之,这是个

百家争鸣且极不稳定的金融市场。

放眼国内的房地产市场,即便充满了各种金融政策和监管措施作为行业稳定器,但近年来爆发的诸多事件亦能说明,这个行业一旦与金融实现了强挂钩,其稳定性仍然较低。

而在如此缺乏监管的市场里“炒房”,说是在鸡蛋上跳舞,恐怕都侮辱了鸡蛋。

但这并不妨碍国内厂商对其进行各种尝试,在这两天刚召开的360的集团战略发布会上,周鸿祎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说,目前国内的元宇宙分为两个流派,一个是虚拟社区,以网易为代表,利用“元宇宙”的概念,让社区更加虚拟化、更加游戏化”;

另一个,则是产业物联网,他认为这种“数字孪生”让很多传统行业数字化,甚至改变、重构了产业链条,重构业务流程,“这个市场将非常大,也是整个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大市场”。

但谈到如何用落地赚钱的时候,周教主表示:

“主要通过元宇宙的概念包装。”

一边“利用”,一边“包装”。如果元宇宙也是小仙女的话,教主恐怕很难招架住她们的拳法。

不过,真正的小仙女也不是没有,譬如荣获2021年万科总部优秀新人奖的员工,就是一个数字形象女员工。如果通过一些技术手段上链,万科“元起来”的难度,并不比做一个虚拟员工高多少。

就在前两天,一篇《元宇宙如何改写人类社会生活》被广泛流传,从这个文章的内容亦可看出,业界对这个概念的认识,仍然停留在较为初级的阶段。

但这仍然不能解释从今年初开始,全国地无分南北,公司无分大小,共同新增了一万两千多个的“元宇宙”商标注册狂潮。因为你无法确定,所有注册这些商标的人,都是真的认为这就是未来,更无法确定,到底有多少我们司空见惯,已经玩烂用烂的东西,因为“上链”这一个甚至无法准确对其估值的行为,就变得身价百倍,就变得高级无比。

当虚拟世界被包装成,比真实世界更加真实的样子,这很荒谬。“元宇宙”这艘通往新时代的船,还是别给我船票了吧。

作者 | 胡斐

题图 | 电影《影》

出品 | 零态LT(ID:LingTai_LT

-END-

零态LT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