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希壤这一年,从负6.0到负无穷?
元宇宙创习社 2022-10-30 07:03:42 关注

 

作为经常被小蓝在文章中玩梗的对象,不知不觉间希壤已经上线近一年。

还记得最初上线之时,官方声称希壤处在负6.0版本——这一表态或许是为了降低用户的期待,或许是官方自己也心知肚明产品的水准,总之确实一定程度上控制住了用户的预期。

但即便如此铺垫,正式上线后希壤还是迎来了铺天盖地的吐槽,可以说是凭借差评迎来第一波出圈——颇有一种黑色幽默。

似乎也就这样的画风了

伴随批评与吐槽活到现在,希壤反而成为了一个观察元宇宙发展的鲜活样本:它规模够大,活动够多,但同时建模够差,体验够垃。

可以说集合了各种不同元宇宙空间的槽点,却成为目前为数不多能达到凑合用水平的元宇宙。

也就是说希壤并非一无是处,因此观察希壤中举办的活动,也就成为我们观察元宇宙发展的一个窗口:毕竟举办活动既是各种元宇宙空间存在的首要目的,也是其核心意义。

而在经过近一年的发展之后,希壤中的活动已经不止局限在发布会、综艺、娱乐演出等“传统”活动,展会、展览、招聘会等不那么具备娱乐性的活动也日渐增加,在形式上呈现出越来越丰富的趋势。

Dior 2023春夏成衣秀

作为元宇宙空间中最普遍的活动,目前已经有大量品牌尝试过在元宇宙中举行新品发布会,虽然当前举办元宇宙发布会更多是为了以企业“举办了”元宇宙发布会作为噱头进行二次宣传,但要说在举办过程中元宇宙空间无人问津也不太恰当。

以9月27日在希壤举办的Dior 2023春夏成衣秀为例,本次活动共吸引15.16万人前往希壤观看——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数字,不过如果与此次活动传统线上直播突破一千万的观看人数相比,还是存在显著差距。

 

因此这场活动看上去,更像是Dior的活动宣传了希壤——当然不排除最初也确实有这样的目的。

但不论目的如何,当元宇宙与现实空间同步举行发布会时,元宇宙发布会往往是作为陪衬而存在。

当然,并不是所有元宇宙活动类型都会与现实活动存在如此大的差距——比如直播。

YY直播 超能音乐会

9月9日,YY直播与希壤合作的超能音乐汇正式上线,这档号称“全网首档元宇宙综艺竞演会”的节目邀请了小阿七,戴羽彤,吴岱林,鱼闪闪等12位YY主播,以战队形式进行竞演。

活动设置了4大场景:荷塘月色宇宙、失落沙洲宇宙、粉色浪漫宇宙与朋克城市宇宙,此外抽奖、打赏等直播间传统艺能也没有缺席。

 

最终,超能音乐汇吸引全平台直播总观看人次超1150万次,直播间最高热度值超320万,互动总人次超6100万——从数据上看这场活动要明显优于元宇宙发布会,原因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主播自带流量成为这场直播数据的重要支撑。

不过数据并不能掩盖这场直播在技术上的“偷懒”,与之前小蓝写过的百度首届元宇宙歌会一样,这场活动其实依旧是通过绿幕抠像将真人与虚拟场景结合在一起,并不够元宇宙。

 

此外,小蓝在微博、小红书等平台也几乎没有看到关于活动的相关消息,YY直播官方账号的宣传算是为数不多的内容,也就是说这次活动虽然数据尚可,但其实依然是圈地自萌,并没有实质性的出圈。

因此整体上看,元宇宙中娱乐性质的活动并没有真正具备影响力——这自然与活动呈现的效果难以吸引观众持续停留有关。

那么在举办非娱乐活动时,活动的最终效果又如何呢?

苏州 元宇宙人才招引活动

9月19日,苏州市委人才办、苏州市委网信办联合凤凰网江苏、百度希壤等举办了“网链苏州·才开始”人才招引活动,将传统学校线下企业招聘会搬到线上。

12家苏州本地企业相关负责人轮番上台进行推介并发布企业岗位招聘需求,活动在凤凰网直播等多家平台进行了直播,吸引在线观看人数超过300万,网友参与留言弹幕数十万条。

 

虽然小蓝并没有查询到活动当天在希壤中访问招聘会的用户数量,但仅从在线观看人数与留言人数上看,此次活动效果尚可——当然这或许与希壤本身并没有太大关系。

作为华东六省唯一GDP过两万亿的地级市,苏州对人才的需求向来不小,因而此次招聘会究竟是凭借元宇宙还是苏州才吸引来这么多关注,也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与招聘会情况类似的,还有元宇宙讲堂承载教学、科普性质的公益活动。

北京科学中心 元宇宙讲堂

9月19日至20日,北京科学中心与希壤联合举办了“院士专家讲科学·元宇宙讲堂”活动,作中国月球探测工程首席科学家,欧阳自远在直播中讲述了月球的起源以及探月的重要性。

用户可以化身虚拟形象,与教授在希壤中的课堂观看直播,不过通过图片大家也可以看到,即便身处希壤,用户依然是对着教室中的贴图观看视频,而并非科学家的虚拟分身来进行科普。

 

emmm,只能说小蓝已经习惯了

聊到这里,当前元宇宙中能举办的活动类型已经盘点的差不多了,一句话概括就是:元宇宙目前确实可以承载很多活动,但都停留在最基础的层面。

相信大家已经发现此次小蓝对于吐槽的克制,因为很多问题在小蓝之前的文章中都有提及,翻来覆去都是那几个槽点——虽然很影响体验,但明显出于种种因素短期内并不会有明显改善。

 

所以不如从目前已经举办的活动中发掘一些“闪光点”——如果勉强可以这么形容的话,毕竟,希壤中的很多实践经验其实可以视作元宇宙发展过程中的探索与积淀。

而且这其实并不是希壤独自面临的问题,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不论是元宇宙概念尚未兴起时的各种“类元宇宙空间”,还是元宇宙概念兴起后各大公司推出的元宇宙空间,都没有在建模与体验上特别出色的,也不怪用户用脚投票:

Horizon World用户持续流失,沦落到Meta内部员工都不愿意使用的程度;Decentraland的最低日活跃用户甚至只有19人——而希壤似乎也在走上这条道路。

观察了这么久元宇宙,小蓝也逐步认清了一个现实:现阶段元宇宙空间的上限,基本上也就是希壤的水平了。

是的,它很垃圾,所有的元宇宙空间都很垃圾,但是不是一无是处?也不是。

什么时候能真的和效果图一样呢

元宇宙的前景并不黯淡,反而在这种大家都拉垮的情况下,体验上轻微的优势就可以转换为巨大的竞争力,从而使自己的产品迎来一波爆发,毕竟元宇宙发展不起不来,不是大家缺乏对元宇宙的需求,而是当下的元宇宙难以满足大家的需求。

在用户已经被各种元宇宙空间PUA了一年的情况下,任何看起来稍微不那么辣眼的元宇宙活动,都会成为一次绝佳的出圈机会——这可能是品牌的出圈,但更可能是品牌与元宇宙平台的双赢。

从负6.0起步的希壤目前离负5.0都有很大距离,可谁又不是呢?

 

 

 

元宇宙创习社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