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鸦片”冷思考:元宇宙能否帮助游戏回归教育本质
清元宇宙 元宇宙应用 2022-10-01 11:12:11 · 热度999

 

在前不久的PICO4全球发布会上,引人注目的除了有趣的硬件设备和全新的操作系统,还有多款游戏即将登陆PICO的预告。

事实上,在硬件技术越发难以拉开差距的当下,以游戏为代表的内容生态成为了VR硬件品牌们角逐的新杀手锏

无论是联想为旗下VR设备用户提供25款专属游戏资源,还是PICO高调预告大作上线,从中都不难看出游戏的独特吸引力。

即使在铺天盖地探讨“元宇宙”的当下,人们提起这个概念时也总会不由自主地联想到游戏。

应该可以说,游戏的存在不仅仅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它同样影响、塑造了无数的行业与产业,甚至影响了人类社会和文明。

然而,在很多人的认知中,游戏却始终站在教育的对立面,是让人荒废学业的“罪魁祸首”。

时至今日,电子游戏依然背负着“电子鸦片”的原罪,让家长、老师们谈之色变。

在“元宇宙”时代前夜,如何调和游戏与教育的“矛盾”,让游戏回归教育本质,成为了值得我们思考的命题。

01、游戏与教育的一体两面

说起游戏,今天的大多数人第一时间想到的也许都是那些运行在电脑、主机和手机中的电子游戏。

事实上,“游戏”作为一种普遍存在的交往形式,在人类文明中由来已久。从古至今,人们从未停止过对于“游戏”的思索与实践。

 

在古代汉语中,“游”和“戏”二字皆有游玩嬉戏之意,追求内心愉悦与精神自由。中国古代的比武、射猎、饮酒等活动中,都能看到游戏的色彩。

在近代,德国古典哲学创始人康德认为,艺术在本质上也属于一种“高级游戏”的形式,游戏是自由的,那么艺术也是自由的。

时间来到现代,荷兰文化学家赫伊津哈进一步提出,游戏比文化更加古老,人类文明不仅产生于游戏,而且它们就是游戏本身。

可以看出,在思想家们的眼中,游戏绝不是让人玩物丧志的“精神毒品”,而是寄托人类艺术与文明的一种独特载体

 

人类璀璨的艺术与文化,本就与游戏息息相关,即使在电子游戏的时代,也未曾褪色。

2019年4月16日,熊熊大火吞噬了巴黎圣母院,这栋凝聚了800年历史和文明的建筑顷刻化为残缺。

当各种情绪在互联网上传播、发酵之时,一款名为《刺客信条:大革命》的游戏却倏地登上热搜。

 

这款游戏以18世纪法国大革命时期为背景,在游戏地图的中心区域近乎1:1地还原了巴黎当时的样貌,巴黎圣母院也在游戏中依然巍峨矗立。

随后,不少网友发出了自己在游戏中与巴黎圣母院的合影,以表达对该建筑的纪念。

不久之后,《刺客信条》的开发商Ubisoft宣布,向巴黎圣母院修复工作捐款50万欧元,同时允许玩家免费领取《刺客信条:大革命》游戏。

 

正如Ubisoft在主页所写的那样,“电子游戏可以使我们以从未想象过的方式探索世界。”

游戏与教育或许从来都不是对立的两面,而是同归属于人类文明与文化的一体两面。

02、元宇宙助推游戏回归教育

尽管或许并非出自游戏开发者的本意,但许多游戏的确发挥了教育的作用。

例如,2008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在英国的1200万年轻人中,有一半人玩过以《吉他英雄》为代表的音乐游戏。

而其中有20%的年轻人在这些游戏的影响下拿起了真正的乐器。

而AR、VR、MR等“元宇宙技术”的进步,也使得这类游戏得到了进化。

现在,如果你拥有一台Oculus Quest,那么你就可以通过一款名为《VR钢琴训练师》的游戏,在元宇宙中享受到更贴心的钢琴教学。

 

“元宇宙的到来,可能是游戏行业之于中国社会达成重新和解的机会,让游戏行业重新回到常规行业状态,让游戏回归教育本质。”复旦大学大数据研究院教授赵星如是说道。

在赵星看来,“最好的教育,是沉浸其中而不自知”,而这也恰恰与元宇宙的特质高度相符。

 

尽管专门服务于系统化学校教育的元宇宙应用还未问世,但军事教育、应急演练教育等领域的元宇宙实践,却已然拉开序幕。

例如,Red6为美国空军开发了机载战术增强现实系统(ATARS),这是一种基于头盔显示器的系统,可以安装于驾驶舱中。

ATARS能够以数字方式生成虚拟目标,并使其进入飞行员的目视视野,让飞行员在元宇宙中与虚拟目标对抗。

 

上海浦东康桥镇则在社区消防站内设立消防减灾体验馆,社区居民可以使用VR设备,进入火灾、地震、飓风的元宇宙数字孪生世界中。

通过这种方式,居民们可以将消防、抗震防灾的理论结合实际,在虚拟现实场景下开展“实景体验式”的演练。

 

除了头脑上的益智,元宇宙同样也可以帮助我们实现身体上的锻炼。

刚刚上市的VR头显PICO4,就将VR健身作为了自己的卖点之一,它可以通过算法,精准计算用户的卡路里消耗量。

同时,PICO也将上线包括《莱美搏击》在内的多款VR健身游戏,满足用户多样化的锻炼需求。

 

正如赵星教授所言,“如果说元宇宙是人类迈向数字化生存的大航海,我们强烈期待在元宇宙、游戏发展中,开发者能把教育功能叠加回去。”

我们有理由相信,元宇宙能够帮助游戏回归教育本质,让我们在快乐中收获成长。

只是,这一切还都需要时间,还都需要不断地探索和积累。

 

文章推荐
米塔之家
2022-11-08
1652

创作者经济使得《堡垒之夜》成为一个很会做营销的元宇宙游戏

品牌近年来一直在探索与科技圈、电子产品甚至虚拟游戏世界联手的可能性,从NFT产品的尝试到新的游戏皮肤的合作,再到更深入的品牌植入游戏之中,这些品牌的前路规划也变得更加清晰。
元宇宙应用
游民星空
2022-11-07
2500

曾让资本疯狂的元宇宙,如今仅剩“QQ秀”

随着《Horizon Worlds》的高开低走,连对新概念最为敏感和热衷的资本似乎都对它失去了信心。当元宇宙在风投市场都不再享有宠儿待遇时,业绩停滞的Meta还能扛着元宇宙走多远?
元宇宙应用
链新
2022-10-20
3682

办一场元宇宙演唱会要花多少成本?

今年以来,依靠虚拟现实技术打造的虚拟演唱会逐渐受到市场追捧,那么,虚拟演唱会如何举办,成本几何,又有哪些商业机遇呢?
元宇宙应用
区块链头条
2022-10-17
1830

Facebook改名Meta一年,扎克伯格虚拟人终于有腿了

自从扎克伯格在去年的Connect大会上一意孤行的宣布Facebook更名为Meta,并以此为引在未来的发展中集中资源和力量向元宇宙前进,仅2021年单年Meta就烧掉了至少100亿美元在建设元宇宙上
元宇宙应用
米塔之家
2022-10-14
2221

这家公司,最适合发展元宇宙也初具规模

元宇宙是专注于将现实与虚拟相结合,迪士尼的能力在于将梦幻带入现实世界,这种能力也与元宇宙紧密相连
元宇宙应用
1
2
清元宇宙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