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秒出图,100万人排队,AI绘图让画师们集体失业?
清元宇宙 2022-08-19 11:16:19 关注

近两年内,人工智能又解锁了一片全新的领域——AI绘画

其中公认发展较为成熟的AI绘画平台非OpenAI开发的DALL-E 2莫属。而就在这周,小编也终于等到了DALL-E 2的公测资格,让我们一起来看看,AI绘画到底有多强。

 

 

按照描述,只要输入任何文字提示词,哪怕是现实中不存在的事物,DALL-E也可以自动输出匹配的图片。小编立即输入了一个“荡着秋千的小熊猫”来试试水。

 

仅仅不到三十秒,四只形态各异的卡通风格小熊猫便呈现在了眼前。从构图、成像上来看确实没多少问题,甚至很难怀疑这竟然是AI画出来的作品。

但仔细放大,能发现其中还是有许多细节上的毛病:比如秋千绳子的问题,小熊猫头体比例问题,还有第三只的身体颜色,已经变成了熊猫的黑白色等。

小编再次尝试输入了另一个提示词:小浣熊吹着蒲公英,结果却十分意外:第一个结果完全满足了我作为行外人的要求。而这样的完成度,完全能和人类画师相抗衡

此外,小编还尝试了写实风格:“被植物占领的城市”

甚至把描述表述得复杂一些:“阳光下穿着棉袄的女生坐在圆形石桩上”

再来个有梗的:“一只有着灰色毛发的尖叫鸡打着篮球”......

一轮下来,不知道各位怎么看,但对小编来说,DALL-E 2已经完全超越了我对它的预期。

不过有几个缺点:一是画作上会出现细节上的问题;二是提示词必须足够清楚明白,生成一次往往不能得到特别满意的结果,需要不断地尝试和优化。

01、关于AI绘画这场战争

其实,AI绘画的噱头早就已经产生,从最早出圈的AI上色网站Paintschainer、到谷歌最近的Disco Diffusion、当然也不乏中国上月推出的Tiamat,AI绘画的战争早已打响了。

而这也依托于元宇宙中多模态技术的发展。

以DALL-E为例,其首先理解用于描述画面的文本和图像之间的关系,再从视觉语义生成图像,最后完成从文本语义到相应的视觉语义的映射。

不仅是行业之间在“卷”,AI绘画直接给画师们带来了极大的冲击。

打开画师较多的平台B站,许多AI绘画教程已如雨后春笋般上线,有不少网友纷纷表达了对中低端画师即将被淘汰的担忧

 

2018年10月25日,世界首次由AI创作的画作《埃德蒙·贝拉米画像》(Portrait of Edmond Belamy)在拍卖会上以43.25万美元成交。AI画作的首次拍卖获得了300万元的惊人成交价

而根据小编对DALL-E 2的体验,低成本获得一张较为满意的画作,在AI绘画平台上也成为了可能。画师们必定会在科技的驱动下,变得更“卷”。

还记得小编体验时关于“提示词”的缺陷吗?

一个好的提示词对生成画作质量的好坏有着十分关键的作用。针对这一缺陷,一个新的职业也被催生——提示工程师

PromptBase公司创立了一个DALL-E 2、GPT-3提示词在线交易平台,允许用户以1.99美元的价格买卖提示词,将AI绘画的“盲盒”性降低,提升描述的精确性。

AI绘画的出现,对社会及各个行业都产生了或多或少的影响,而随着这项技术的不断普及,一些质疑的声音也随之出现。

02、质疑的声音

首先是对艺术性的探讨。

AI赋能艺术,介入艺术创作也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但其“造物”到底是“以假乱真”的高仿赝品?还是别具魅力的艺术新分支呢?能否作为艺术殿堂的新成员被接纳?传统艺术标准是否也适用于人工智能介入的艺术作品?

艺术家的个体主导地位是艺术之为艺术的光环,是艺术家体验生活,借助特定工具,在完成从生活中得来的艺术构思之后,将心中所想物态化的过程,人是创作的主体。

而在AI介入艺术创作后,人的绝对权被削弱了,取而代之的是传统艺术中作为辅助性的工具。

AI作为终端无需获取生活经验,依托将非理性排除在外的算法,对从人类那里习得的艺术结构、形式等加以深度学习,在总结出规律后作出最优决策。这样的“AI造物”同样面临着道德性的伦理争议。

 

面对这些AI创作的画作,公众能否接受、艺术是否终结、传统艺术家是否消亡等质疑也成为了备受关注的议题。

其次,AI绘画的大量出现向传统著作权法提出了新的挑战。

其创作主体是谁?是否涉嫌抄袭?目前对于人工智能生成内容的可版权性分析及其权利归属问题,法学界分歧较大,目前还难以达成共识。

 

AI绘画使艺术家在某种程度上逃离了信息茧房,解除了回声室效应的艺术家能否以扛鼎之势,与人工智能一道再次创造新时代?AI+艺术未来如何发展?还得让我们拭目以待。

 

清元宇宙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