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ss The Ages:游戏本质上就是一种乌托邦
元宇宙之家MetaHome 2022-08-09 10:26:05 关注


作者 |
Truman

在文学界,后人选定了三部文学作品视作为“反乌托邦三部曲”,分别为前苏联叶·扎米亚京的《我们》,英国阿道司·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以及乔治·奥威尔的《1984》,三部作品以辛辣讽刺的文字,对所谓的“乌托邦”提出了警示,是对人类社会最深沉的反思。

如今Cross The Ages(CTA)这么一款元宇宙游戏也以“反乌托邦”的姿态出现,描绘的是发生在一个反乌托邦世界中,神秘的生物和魔法大师与人工智能驱动的电子人发生冲突,争夺最后的权力资源。

据律动BlockBeats消息显示,3月28日,Cross The Ages已经完成120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游戏巨头公司Animoca Brands、Ubisoft、Polygon、The Sandbox 联合创始人兼 COO Sebastian Borget 等参投,可见资本也十分青睐“反乌托邦”。

 

1、目前仅是一款收集游戏卡的应用程序

“MORE THAN A GAME”(不仅仅是游戏)便是CTA的宣传口号,并宣扬有“80位艺术家和170多人参与”,以及作为2022GameFi项目的获胜者来展示自己的高品位与受欢迎度,然而我想说的是,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算不上阶段性的成功。

CTA的初始计划是2022年5月下旬推出游戏的测试版本,并于6月推出虚拟和实体卡片,然而从5月13日上线的“TCG Runner”游戏来看,整体上显得简陋、粗糙,像是以前卡子机中的像素游戏。官方之所以推出“TCG Runner”这个迷你游戏旨在在游戏发布之前深入了解CTA纸牌游戏的核心机制,玩家通过这个Runner,会在不知不觉中学到一些卡牌游戏的基本原理,例如类型优势/劣势,盟友之间的合作。

可见CTA游戏开发团队虽然得到了资金上的支持,然而进一步打造出完整的区块链卡牌游戏还任重道远

CTA游戏开发规划的整体路线为2021年10月进行游戏设计,12月开始游戏制作,在2022年3月进行游戏内测,并于4月发布卡牌“Arkhante”的首个收藏品,在2022年夏末推出游戏的抢先体验,在12月份开展电子竞技比赛,后续的2023年3月发布卡牌“Mantris”的第二系列收藏品,4月出版第二部小说,8月揭示CTA Metaverse V1,10月发布卡牌“裂谷”第三章合集。

这样美好的蓝天已经在规划中展现得淋漓尽致,游戏通过虚拟的超连接技术探索一个在与自然、既有现实及其元素和生活愿景之间撕裂的世界,让各行各业的人们通过一个故事和一个游戏来尝试解决生活中的难题。

虽然书面语言上构造的很好,但目前游戏就仅仅只是一款收集游戏卡的应用程序,它或许以后会入局元宇宙其中,但本质上并不会是一个“反乌托邦”的世界,或许CTA会创造一种独一无二的体验,但并不会将虚拟物品转换为现实世界的独家概念。

 

2、是想象还是幻想?

“游戏实体还未推出,文化想象扑面而来。”CTA背后的文化塑造团队极其擅长给予游戏玩家一些想象CTA通过免费的游戏模式来满足玩家对NFT游戏“赚钱”效应的憧憬,以此最广泛吸引玩家入局,并用NFT卡牌赋能实物收藏卡的方式进一步突破玩家现实与虚拟之间的界限,“奇幻遇上科幻”,其实质上就是一种幻想。

在中国古代神话中,就有一种神兽-蜃龙,其从口中吐出的气可以使路过的人看到各种各样的幻影。这些幻影大多数是亭台楼阁,而且这些幻影还随人不同,就算看同一个幻影,在不同人眼里也有细节差别。蜃龙喜欢吃燕子,据说蜃龙喷气做出幻影,其主要目的就是引诱燕子飞进自己嘴里。

CTA构造“奇幻遇上科幻”的幻想目前主要还是依赖于文化产业,这便是其号称要推出的七部基于世界冲突的奇幻与科幻小说,并且这些小说以多种语言免费向公众提供,这些小说由获奖作者撰写。目前已经发行的第一本小说《The Chrome Spell Book》为玩家提供了一个想象之中沐浴在全能魔法和超互联技术中的世界,其中介绍了CTA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宇宙,幻想和科幻小说在这里交融碰撞。这两个世界共享一个单一的Artellium大陆,西边是阿克汉特,充满了魔法和召唤大师。在东部,城市大陆Mantris是Neurotechs多元文化的家园,他们的技术已经侵入了他们的日常生活。小说发行的背后还是团队想抓住用户的注意力资源,增强玩家的游戏黏度。

 

3、国外的数藏玩法是怎样的?

从《人民日报》发文针对NFT与数字藏品的区别在哪里来看,最本质的区别就在于二者的金融属性,NFT是基于公链上踌造的,是完全去中心化并能够在二级市场上自由交易,而国内的数字藏品是大多数是基于联盟链踌造的,并且交易受到相关规定的明确限制。而CTA该款NFT卡牌链游却将卡牌视作数字收藏品,宣称这是从虚拟到现实的卡牌。

CTA的NFT卡牌与国内的数字藏品十分相似,所有卡片都有一个唯一的识别号,例如RAO200000033表示这张卡片是稀有编号20 的收藏品和第33版,并且所有卡片都可以追溯到它们以前的所有者,而且都是限量版,它们的有限数量只能减少,从而增加每张卡片的价值,这相对于目前国内数字藏品“卖图片”的模式,对于用户来说更有意义,而且CTA的NFT卡牌赋能实体版卡牌,赋予游戏从虚拟世界到激活现实世界的独特维度,这也是国内数字藏品值得借鉴的玩法。

仅在2020年,游戏行业就拥有超过27亿玩家和1750亿美元的收入,这其中有着P2E游戏的巨大贡献,然而游戏仅仅关注只是赚钱,迟早会灭亡在那一天。正如巴西游戏制作人Mark Venturelli所述:“Play to Earn所做的就是将游戏从文化娱乐转变为经济活动......加密货币和NFT就是投机性经济活动。”

 

3、尾声

近来,GameFi市场份额下滑、审查缺失、项目同质化的问题凸显,游戏仅仅通过经济活动来构造“反托邦”式的幻想,这样修正主义的做法仅仅只是在掩耳盗铃,因为游戏的本质就是一种乌托邦,当泡沫破碎的那一刻,没有一个游戏商是无辜的。

 

元宇宙之家MetaHome
0
0